网站公告|交易方式|成功案例|资源下载|技术教程|汇款方式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大连籍女作家携新书回乡签售 讲述百年家族传奇

作者:奇迹Musf…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3-15 2:29:07

  大连籍女作家携新书回乡签售 讲述百年家族传奇

  4月23日,大连籍作家孙惠芬,将带着她的最新长篇小说《秉德女人》在大连图书大厦签名售书;4月9日,作品研讨会已经在北京召开。而早在1月初,本报在其出书前就已经独家连载了《秉德女人》部分章节。在孙惠芬刚刚拿到出版的新书和到庄河农业发展局深入乡村生活后,记者先后两次在大连、庄河进行了独家专访《秉德女人》是一部有关磨难的书,表现一个敏感的女人如何“用心灵穿越历史”,不仅是孙惠芬第一部以故乡青堆子之名为背景创作的小说,也是她第一次挑战百年时间跨度、小说中第一次出现以奶奶为原型的形象,更是孙惠芬改动最多的一部小说。地域文化和家族故事对创作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为何她感到越是熟悉的越难写?走访庄河乡村又为下一部小说制造了怎样的惊喜?

  缘起:两枚无关的戒指引发的灵感

  这是一部因为奶奶坟前的四个数字在心里“养”了二十多年,又由于两枚原本毫无关系的戒指而碰撞出灵感火花的小说1985年,孙惠芬的奶奶去世,墓碑上奶奶的生年——“1889”一下牵动和刺激了她的内心和情感。奶奶竟然出生在19世纪末,这是孙惠芬从没想过的。在那个遥远而陌生的年代,奶奶是怎样生活的、经历过什么事,由于父辈们的离世,成了孙惠芬已然无法触及的过去。刚刚开始写作的孙惠芬,把写家族故事这个模糊的念头“种”在了心里二十多年后,孙惠芬听家乡人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家乡迁坟,从祖奶奶的坟里挖出了一枚戒指,可祖奶奶却一辈子没戴过戒指。这个故事激发了孙惠芬藏了多年的灵感,联想到自己的奶奶去世前把戒指摘下来给了20年没回家的二姑,孙惠芬感到二姑和奶奶之间定然有着一辈子不能沟通的东西。就这样,又过了一年,2008年秋,两个毫无关系的戒指连在一起,倚天2开服一条龙制作“秉德女人”的故事诞生了于是,在此前多次以母亲形象为原型之后,奶奶的形象第一次进入了孙惠芬的小说,集中在老年秉德女人身上。孙惠芬是从奶奶苍老的形象开始推想之前的故事,一生正派、有着严重封建家长意识的奶奶和开放的秉德女人完全不是一回事,可以说一点都不像。实际上,孙惠芬想写一个对身体敏感的女人,因为只有对身体敏感,她的情感维度才无限宽广,她的生命才可能在国家和政治变迁中瑰丽绽放背景:辽南乡村区别其他的独特性

  孙惠芬小说的背景,不管叫“歇马山庄”也好,“上塘”也罢,其实都是青堆子。《秉德女人》的故事虽然是虚构的,但基本框架是家族的,这让孙惠芬接受不了别的名字。联想到人们熟知的大连湾、旧金山湾,孙惠芬选择了“青堆子湾”辽南乡村不是一个封闭的世界,这就和陈忠实、莫言、沈从文的乡村不一样。辽南乡村最早经历的是文明的变迁,虽然远离革命前沿,但是革命气息和时代变迁都会辐射到这里,带来一些细微的改变。虽然秉德女人不知道外面在发生什么,对什么地方有了战争也不关心,但是她的生活其实也被外面的世界影响着除了像翻地一样把中国近代史和青堆子史翻熟了、翻透了,结合走访老居民和源自家族故事的想象,孙惠芬还做了一本有关人物的厚笔记。但真正进入创作之后,笔记却被完全抛之脑后了。写了仅仅开头2000字之后,孙惠芬就感觉特别舒服,因为“人物都活了起来,由不得你了”这部40万字的小说写得很顺利,仅仅用了8个月,却足足改了两年、十几稿,是孙惠芬小说里改动最多的一部,直到读下来一气呵成,再也改不动了才作罢人们常说,作家必须写自己熟悉的生活。但是这部小说的创作经历让孙惠芬悟到,有时情况恰恰相反,越是熟悉的越难写,因为太熟悉了,反而容易陷进生活的泥沼,写起来缺乏想象力《秉德女人》后面1/3的内容,就是因为对“文革”后的故事太熟悉了,一不小心就掉进了家族故事中去。孙惠芬觉得,虽然秉德女人年纪大了,生活场景在缩小,也变得不那么敏感了,但是即使故事进入家常,也应该像前半部分一样有想象力在穿梭着。这十几稿,主要改的就是后半部分,以至于改得初稿几乎没有了创作:不重复自己,也不重复别人

  《歇马山庄》之后,是地方志形式的《上塘书》、用第一人称点燃激情的《吉宽的马车》。到了《秉德女人》,孙惠芬原本打算,以老人去世起坟出现的戒指而引发7个儿女各自回忆的形式来写。然而,奇迹Musf一条龙服务端不久后,帕慕克《我的名字叫红》出版,也是多视角的形式,于是孙惠芬回到了传统的叙述方式。她不想重复自己,也不想重复别人《歇马山庄》写的是一年的事,历史的痕迹并不明显;《上塘书》采用的是空间的构筑方式;《吉宽的马车》时间跨度是10年。因而,第一次创作跨越百年的《秉德女人》对孙惠芬来说是个挑战把一百年的历史在一个女人身上写完,很容易写成好几卷本的长篇。在“长篇”情结越来越升温的中国文坛,面对这个表面上“宏大叙事”的题材,孙惠芬却要有意识地写得短一点。因为孙惠芬希望“用心灵穿越历史”,从以前的作品贴着心灵走,写“心灵的历史”,无关乎“时间的历史”;转变为既写心灵的历史和时间的历史,也写“时间的历史”之下的“心灵的历史”于是孙惠芬把和心灵无关的统统戒掉,写一个敏感的女人如何穿越历史,而历史又在她身上留下了什么痕迹。孙惠芬觉得,用短篇幅呈现长历史,这样的反差会让人更强烈地感觉到时光的痕迹还乡:最大的期待在期待之外

  4月初,庄河市农发局办公室里的孙惠芬不施粉黛,和半月前那个畅谈《秉德女人》创作经历的女作家大相径庭,她有意穿了一件长及小腿的黑色棉服和白色运动鞋,她说这样便于下乡这时孙惠芬已经“上班”好几天了。从2004年开始长达7年专业作家的生活,让她虽然有点不适应机关大楼的生活,但是谈起这几天的收获,马上变得兴奋起来孙惠芬希望了解中国当代乡村此时此刻的断面正在发生什么,要创作一部有关当代乡村现实的新长篇。“上塘,是一个村庄。倚天2开服一条龙制作一个很小的、地图上找不到的村庄。”《上塘书》中有这样一句话。可是前阵子,孙惠芬在一个地图测绘制作公司呆了三天,发现原来现在庄河的每一个小乡村都绘入了地图。“上塘在地图上能找到了。”当代乡村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孙惠芬想在她的下一部作品里充分反映这种变化不过,孙惠芬更期待能有意外的收获。不只有灵感触动如挖井般深挖生活,更能通过汹涌的生活经验的推动和滋养,让自己写作的神经澎湃起来,写出不期然的东西,为创作打开另一个世界。纯网通变态传奇发布带我去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分类导航
     
     
    咨询购买
    Copyright 2009-2015 www.64uv.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www.64uv.com 创新网络

    奇迹Musf一条龙服务端 魔兽私服一条龙服务端 倚天2开服一条龙制作 网站地图